上市公司年报揭示进入集约期

作者:浙江理财规划师报 文章来源:未知2020-05-29 16:35

2018年,上市公司年报披露进入密集期,年报披露过程中发现的真实性、规范性和透明度问题得到严肃处理,——条得到严格规范。

  证监会将强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监管

3月18日,上市公司三福户外发布更正通知称,由于员工失误,错误填写了每单位1万元的数据,导致原高管的工资“缩水”1万倍。同样,上市公司华董事长年薪“增加”至110亿元,公司董事、监事薪酬总额“增加”至698亿元。

一份类似的年度报告显示,乌龙茶事件每年都会发生。随着2018年上市公司年报披露进入密集期,投资者和其他市场主体越来越关注年报披露的真实性、规范性和透明度。2018年度报告的特点是什么?如何监督年报信息披露?

  几类问题值得存眷

自2018年以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持续规范,但仍存在三类值得关注的潜在问题:一是上市公司年报中可能存在的虚假交易。例如,资产、收入和利润膨胀、产权证书和主要营业执照被篡改甚至伪造等违法违规行为,特别是少数涉嫌无视监管红线、挑战司法底线的恶性案件,都需要加强。第二,年度报告中涉及的商誉减值和“绩效沐浴”等问题需要进一步夯实监管基础。第三,年度报告中涉及的非法占用资金和外部担保值得密切关注。

针对这些问题,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在今年的年报监管中,首要任务是关注年报信息披露的真实性,严厉查处财务数据造假、信息披露失真等违法行为,包括年报内容和模式标准是否真实、准确、完整,相关信息是否实时披露。例如,上市公司有不适用的情况,所以我们应该注意它们的原因和合理性。一方面,将重点打击虚假交易、虚增资产、收入和利润、涂改甚至伪造产权证书和重大营业执照等违法行为,特别是无视监管红线、挑战司法底线的恶性案件将依法严惩。另一方面,今年年度报告监管的重点应是加强对商誉减值的监管,加强对商誉减值的相应计提和非计提以及“绩效沐浴”多重计提的监管,督促上市公司定期合规、合理计提商誉减值,避免因商誉减值充分积累而产生的风险。

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对于与商誉相关的问题,上市公司将重点关注是否在否认期或实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在此过程中是否考虑了商誉减值的具体迹象的影响,不会以业绩补偿承诺为由进行商誉减值测试;我们应密切关注上市公司是否在合理分配商誉账面价值的基础上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并正确计算商誉的减值损失。注意上市公司是否充分、正确、真实、实时地披露了与商誉减值相关的主要信息。

  监管对准三个范畴

今年以来,证监会已将10家涉嫌违规披露信息的上市公司记录在案。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还有哪些关键领域需要监控?

日前,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在今年的年报监管中,证监会系统将重点关注对抗和风险,重点关注当前市场存在的问题和隐患,从而提高针对性和

接近本部门监管层面的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将从决议合规性和实时披露的角度重点关注上市公司与其关联公司的财务往来和上市公司的外部担保。例如,如果存在非经营性职业,应督促相关主体披露相关情况并尽快解决。同时,监管层面也将加强对并购的持续监管,特别是后续的执行和绩效承诺。加强对目标绩效承诺履行情况的监督,关注目标绩效不达标或目标绩效准确达标情况下公司绩效的真实性,以及是否存在利润调整行为。对于未兑现的业绩承诺,密切关注相关薪酬的进展和上市公司接受的监管措施。对拒不履行赔偿义务的,要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处理。

  完美轨制呵护市场

在a股历史上,曾有两家上市公司因重大信息披露违规而被迫退市,即珠海袁波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苏雅培科技有限公司。根据2018年发布的《关于点窜〈关于改造完美并严酷实施上市公司退市轨制的多数定见〉的决意》,重大信息披露违规、欺诈性发布或其他涉及国家和平等领域的重大违规行为将被迫退市。

不久前,证监会还修订了《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国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年报监管将以《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修订为契机,进一步推动上市公司规范经营,提升公司治理水平。至于上市公司监管重点的内容,主要包括要求期内公司治理的披露。例如,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与中国证监会发布的监管文件存在显著差异。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在买卖、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是独立的。公司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规范运作,股份回购公司治理机制的设置等。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高级管理层的频繁交流而言,公司的规范运作基本较差,公司存在内部缺陷等。他们还将重点监管年度报告。

对于年报披露过程中发现的问题的处理,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监管层会实时干预和纠正。年报披露后,各地证监局将立即进行现场检查,并按照规定接受行政监管。对达不到立案标准的,坚决启动立案检查程序,不实行行政监督措施代替行政处罚。在业务方面,年报披露后将进行实时审核,并加强质询,做到言简意赅,对违规行为将按规定采取监管措施。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表示,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是中国资源市场转型和成长的主要任务之一。信息披露的重点是对那些能够提前获得未公开信息的人履行信息披露的责任和义务。证券监管部门应长期关注经营业绩不佳、不稳定的公司的信息披露,在打击不良业务时注重信息披露的一致性,加强对上市公司外部力量信息披露的监控。同时,也会增加上市公司违法违规信息披露的成本,完善资源市场长期增长的各项支撑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