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高于规模”消费金融机构切断了线下业务

作者:篮球教练浙江理财 文章来源:未知2020-05-17 13:11

在住宅消费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依赖消费市场增长的消费金融公司的增长率并没有“同步”。

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后,许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2018年的业绩逐渐浮出水面。尽管消费金融总公司的营业收入仍然较高,但披露业绩的10家消费金融公司,包括昭联消费金融(以下简称“昭联”)、苏宁消费金融(以下简称“苏宁”)、海尔消费金融(以下简称“海尔”)的净利润总额仅为44.35亿元,同比下降1%。

对此,gunny bag research institute认为,尽管有执照的消费金融公司在银行和上市公司的支持下设有财务部门,并继续增加资本和股份,但其利润增长率仍然很低,主要是由于整个行业的竞争加剧,合规成本和运营成本急剧上升。

值得关注的是,最近未经许可的金融机构,如安然普惠、伟信金科和怡然贷款已经关闭或正在收缩离线交易。与此同时,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信”)和中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银”)等特许消费金融公司的负责人也在改变线下模式。

“消费者金融机构关闭网下商店或调整网下交易主要涉及政策风险、高运营成本、网上贷款申请延迟、对资本产品的日常偏好以及取之不尽的“飞行订单”。”一些分析师向记者解释说《证券日报》。

  消费金融机构

  正在收缩线下买卖

最近,中国安然集团联合首席执行官陈新英在2018年度报告大会上表示,截至2018年底,路飞控股子公司安然普惠的贷款余额为3700亿元,贷款余额在5年内增长了20倍。2018年9月,安然普惠公司关闭了全国834家离线商店,并开始全面运营。

事实上,安然浦辉并不是唯一一家签约进行网下交易的公司。微信金科、Dianrong.com、优伍戴、PPmoney和怡然都已经关闭或正在收缩离线交易。

根据维萨金科的年度报告,从2018年10月10日开始,维萨金科集团就网上线下交易平台的销售进行和平谈判,从那天开始,慢慢结束了网上线下信用产品的实现。在运营战略和客户获取方面,译林贷款正在逐步取消线下引入渠道,并计划在2018年底前实现全线客户获取。

gunny bag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员王世强表示,消费者金融机构关闭网下商店或调整网下交易的主要原因包括五个主要原因:政策风险、高运营成本、网上贷款申请延迟、资本产品的日常偏好以及无休止的“飞订单”。

从政策风险的角度来看,在过去三年里,监管机构越来越多地打击常规贷款、校园贷款和超利润贷款。一些地区尤其位于中西部地区。从事网上和网下展览的消费金融机构正面临困难,甚至被取缔的风险。

此外,众多参与机构使得线下获取客户越来越困难,消费金融机构的运营成本也在不断上升。“离线客户获取的高成本与对10万-20万元、24 -48个周期的乞讨贷款产品收取更多利息费用以抵消客户获取成本的高成本相同。然而,如前所述,时间越长,掌握风险就越难。因此,除了纯粹的分流模式之外,信托、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资本合作伙伴都不会接管高于每日24期的贷款乞讨产品,否则它们将一事无成。各部门和机构甚至只与在线消费信贷产品合作,并要求贷款申请日期在12个问题之内。”王世强指出,对于长期受限的产品融资成本,基金方的要求也很高,导致profi进一步收缩

此外,消费金融公司的客户经理中出现了“飞单”,各种消费金融机构基本上都出台了相应的处罚措施,但为了获得更多的佣金,“飞单”仍然频繁出现。如果操作不规范,不仅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还会给客户带来损失,给公司带来风险。

然而,关闭线下商店并不意味着消费金融机构已经完全放弃线下交易。这一行动的主要目的是降低运营成本和避免政策风险。据gunny bag研究所了解,该部门的消费者金融机构关闭了线下商店,不再雇佣新的客户经理。然而,他们仍在与外部机构和个体从业者合作。他们不是签署雇佣合同,而是合作和谈判。这样,客户经理或业务组织就成了向消费者金融机构介绍客户的纯粹指导组织。

  金融科技赋能消费金融

  实现降本增效

在2017年特许消费金融公司业绩大幅增长后,2018年部门公司的增长势头似乎不足,特许消费金融公司的利润也从集体经营向两头分割。总体而言,上述10家消费金融公司的业绩显示,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

"消费金融公司的整体净利润增长率势必大幅下降."据gunny bag研究所称,第一个原因是:首先,该部门的消费金融公司业绩大幅下滑,拖累了整体。据统计,与2017年相比,杰特森、即时通讯、海尔、中国邮政等消费金融公司的连接度迅速提升,而杰特森仅提升了5%。中国银行、苏宁和华融等消费金融公司的业绩同比下降了59.3%、79%和88%,严重拖累了整体业绩。

第二,行业整体运营成本增加。肇联、捷信等主要消费金融公司去年的营业收入增速高于净利润增速。部门公司甚至出现营业收入增加、净利润负增长的情况,这也表明各消费金融公司的经营成本大幅上升。

“该法规要求获得许可的金融机构不得将风险控制外包出去。对于违规操作,监管部门已经开出了6笔罚款,远远超过往年,迫使各种平台继续招聘、积极整改、加大研发投入和风险控制。此外,各种金融机构干预消费者金融交易,导致客户获取成本大幅增加。各种原因导致整体运营成本增加,净利润增长放缓,这是可以避免的。”麻袋研究所指出。

此外,在该部较早成立的消费金融总公司通过股东资金和资产支持系统的发行以较低的成本筹集资金,从而提高了利润并加强了消费金融公司的业绩差异。

作为回应,为了降低成本,许多消费金融机构已经开始通过金融技术(如大数据风控制、人脸识别、智能机器人和光学字符识别技术)来提高效率和优化成本。

例如,肇联建立的“天网”风控系统,利用人脸识别、机械学习、大数据等人工智能领域的先进技术,依托消费金融场景,建立了贷款前、贷款中、贷款后各个环节的风险控制能力。系统的主动审批率达到99%以上。在大大提高审批效率和改善用户体验的同时,它还降低了人工审批的成本。

自年初以来,捷成一直采用ALDI模式来降低运营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在ALDI模式下,捷信直接培训店员或商店经理,这样商店就可以分阶段直接为顾客安排产品,而不是通过捷信派遣和销售人员。

“总的来说,消费金融行业正在快速崛起,但在短期内,随着消费金融领域参与者数量的不断增加,监管政策也变得越来越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