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金融有多大?

作者:浙江理财规划师考 文章来源:未知2020-05-17 13:09

三百六十行,行打财政;如果你使用常规贷款并毫无遗憾地实现它,我会问你“你想借钱吗?”?

Xi奔腾硕士学位女性所有者的呼声仍在回响,权利保护的核心已经从漏油等质量问题转移到强制收取金融服务费。

在严寒的汽车市场,汽车消费融资正以病毒般的速度成为汽车公司的另一种盈利模式。这种模式类似于餐馆从薅羊毛氪星黄金购物中心的饮料和免费游戏中赚钱。

  暴利生意

4月13日,女车主没有办法抱怨漏油的质量,只能靠对着发动机哭诉来捍卫自己的权利。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更多的内部信息被披露。据这位女车主说,原车可以全额购买,但4S商店称奔腾金融贷款利率低,并“诱使”自己以各种方式使用流动资金。女车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允许经营金融,并被迫支付15200元的“金融服务费”。这笔钱被女店主从微信转移到一个私人账户,只提供了一张收据,但没有收到发票。她暗示她怀疑支出的合法性。

然而,对于上述声明,奔腾中国宣布其“在开展业务运营时始终尊重并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向经销商和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费”。

尽管双方有不同的计划,但这一事件也表明,在"冷"的汽车市场下,汽车消费金融已经成为家庭连锁的主要盈利模式。去年底,当汽车销量下降时,汽车金融业务反方向增长,非常火爆。根据长城汽车2018年度报告,2018年公司汽车金融业务贷款177.85亿元,利息收入13.85亿元,同比增长105.76%。此外,汽车金融业务的利息收入同比增长一倍,年收入下降1.92%。

与奔腾金融类似,郑东金融主要提供汽车金融产品和服务来购买豪华车。郑东金融发展迅速,成立于2015年3月。截至2016年底,其资产已达40.54亿元。2018年,上市公司总资产甚至达到95.32亿元。数据显示,2018年郑东财政收入为8.16亿元,同比增长76.58%。净利润4.53亿元,同比增长73.52%。根据这一计算,郑东金融的净利润率高达55.51%。由此可见,郑东金融从事汽车消费金融的范围可以说是暴利。

截至2018年底,郑东金融贷款基金余额为60.85亿元,利息成本为6.09%。与此同时,生息资产收益率高达9.48%。这意味着郑东金融可以为每笔交易赚取3.39%的净息差。

郑东金融的最大股东是郑桐汽车,一家国内豪华车经销商。上市公司销售额的快速增长和优异的净息差似乎也与大股东的支持密切相关。截至2018年6月30日,与郑东汽车金融合作的经销商数量已达986家,其中只有111家为郑桐所有,仅占11.26%。郑东汽车金融自营零售贷款余额79.09亿元,其中郑桐汽车经销商余额62.24亿元,占78.7%。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分销商的自动推广,郑东金融将很难推广其业务。

  消费痛点

为期20天的“奔腾女车主权益保护”事件最终以纠纷告终。然而,消费者和销售者之间的差异造成的精神危险和市场声誉的损失仍然是“教科书”的贸易教训。此案可以结案,负面影响仍需消除,此案的市场逻辑需要进一步澄清。

在供应方布局转型的时刻,当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驱动力时,奔腾女车主的权利保护是通过销售限制消费的典型市场痛点。

就品牌汽车销售而言,特许加盟店(4S店模式)已成为主要的贸易销售模式。然而,由于这些商店的资源稀缺,一些4S商店已经形成了颓废的形象。例行的欺骗已经成为一个隐藏的规则。有许多形式的展示不符合标准操作,各种隐藏的汽车购买坑是无法保护的。顾客走进商店,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尽管他提高了警惕,但最终还是被骗了。买车真的就像买车一样。

就像这个案例中的女车主一样,她原本想买一辆奔腾车来庆祝自己的30岁生日。在庆祝的那天,她在亲戚朋友面前说了她的立场。效果凌乱不堪。她一次又一次地谈判和斗争。作为回报,她把手变成了云,用雨水盖住了双手。一步一步,她被诱入“汽车三包”的陷阱,把整辆车变成了一台动员机器。

在这种欺诈和狡猾的分销生态中,消费者总是因为信息不当而处于弱势。这个曲折而危险的过程几乎可以被编成一个连续的剧本。当女车主被迫爬上行驶的汽车哭喊着要权利的场景出现时,一个温柔的女孩和一个充满文明情怀的女研究生瞬间被逼成了一个“悍妇”的模样,令人心酸。我相信,在场的绝大多数消费者不是在笑着看,而是同情奔跑的女车主,沮丧地走向无良经销商Xi安立之行4S店。原本想买车的消费者嗤之以鼻,愤怒地走开了。

聪明被误认为聪明。Xi李星4S店使用欺诈性营销手段向自己扔石头,最终自己倒了一杯苦酒。它被勒令关闭并破产。贸易诚信的缺失被市场的失败所取代。

消费是最终需求。它不仅是生产的最终目标和动力,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需求的直接表达。中国有近14亿颗牙齿,超过4亿中等收入群体,近9亿劳动力,超过7亿就业人口.这是一个复杂的消费市场。如果我们能充分把握这一消费市场,中国经济将能够保持稳定并走得更远。因此,市场应该更加注重销售和分销,这样消费者才会更愿意消费,才会对消费更有热情。毕竟,任何生产手段的最终实现都需要通过销售来实现。

然而,目前制约消费扩张和升级的制度和机制障碍依然突出。换句话说,消费者“能够消费”、“愿意消费”和“敢于消费”的观念和行为仍需提高。其中,由于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尚未有效发挥作用,“敢消费”者犹豫不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