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禁区 38年前苍南金乡一小步成就了中国金改

作者:浙江理财规划师课 文章来源:未知2020-06-19 11:31

几天前,李圣杰(右)在刚刚搬迁的农行大楼里与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金一光合影。

苍南的李有一个“专业”的习惯。他每天看新闻广播。他特别注意利率的波动。利率的变化会让他想起38年前苍南县金乡信用社进行的利率改革,这是中国第一个实现利率改革的农村信用社。

这一创新突破了国家设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制度,也是后来温州成为中国第一个金融转型综合试验区的主要因素。

有时候,他还会和他的儿子李奇聊天,他的儿子也在一家银行工作。李奇出生于1978年,与改革开放同年。利率也是父亲不能谈论的话题。

  “呈会”红火,信用社门可罗雀

苍南县金乡镇是一个有600年历史的古镇。在转型春风的影响下,20世纪80年代初,剩余劳动力纷纷从事第三产业,寻找就业机会和致富之路,形成了每个家庭经商的大好时机。

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加剧了资金的供需矛盾。“一方面,供求矛盾非常突出。另一方面,银行卡正在消亡,利率非常低,只有一点点。这将推动私人利率越来越高,甚至达到4个百分点。”当时苍南农业银行规划部部长李圣杰负责贷款审批。他回忆说,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反差中,私人高利贷以“会议”的形式层出不穷。与此同时,银行和信用合作社秘密运作,前门很少。

为了弄清环境,李圣杰和金一光也去了企业做调研。经过调查,他们非常沮丧:金乡镇企业79%的债务是民间借贷,银行贷款不到20%。

"我们的企业怎么能用这么少的钱在这么大的企业中成长?"李,一个想在事业上有所作为的年轻人,每天都很难过地欢迎愤怒的企业主。

事实上,金乡信用合作社主任陈立泉对他也很难过。

  勇闯禁区,实现利率改造

当时,信用社是村集体所有制,农业银行是销售指导单位名单,村集体自尊盈亏。陈立泉是村党委书记。1954年,中国农业银行为解决农村贷款问题成立了金氏家族信访局,他当选为该局局长。但是信用合作社在一年多前就遭受了损失。

李圣杰想了很久。在苍南农业银行副行长金一光的领导下,他与金氏家族信访局局长陈立泉等人进行了座谈。经过一番集思广益,“利率”智囊团——开始在信用社试行“存贷款利率浮动”。一年期存款利率从4.5%升至1点,贷款利率从6%升至1.5点。在当时苍南县委书记的默许下,苍南农业银行与该市争夺这笔钱。因此,在1980年10月1日,它被“偷偷摸摸地”先推出,先碰碰运气。

当时,金融机构的存贷款利率由国家严格控制。这种行为无疑“违反了禁区”,“吃了豹子的胆”。

然而,在引入这种方法后,金氏家族信访局立即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机构。1980年,他们的净利润为58万元,每个人都笑了。

从来没有人认为中国农村金融创新的一小步已经迈出了一大步。苍南县金氏家信社率先突破固定利率体制,测试利率波动,成为全国首家实现利率改革的农村信用社。

在此鼓舞下,金一光和李胜利达成了全面和解。1981年底,在温州农业银行的支持下,苍南一山、钱、灵溪、码头、梵山等地的信用社也保持了浮动利率。李圣杰分享了贷款业务。

  顶住压力,陈述改造盈余

然而,这五个信用合作社做得太好了,都被“起诉”了

他拉弓,没有回头。虽然受到了批评,但金一光和李并没有放弃。“从上个世纪的1月50日到1月80日,中国的利率一直保持不变。这一定是个问题。”李回忆说:“企业很欢迎,信用社很欢迎,老百姓也很欢迎。为什么不做大家都欢迎的事情呢?”

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省人民银行的“理论”,李圣杰撰写了各种声明,阐述了改革的优势。首先,他吸引了大量闲置的私人资金,并将社会免费假贷款的利率从4点降至5点,降至2点。第二,信用合作社贷出大量资金,专业家庭能够扩大生产。三年间,这个村庄的产值从13万元增加到326万元。三、挽救了信用社,自有资金从1979年第一年的1803元增加到几百万元,共建成24栋房屋,在镇东南西北共开设5个网点,员工从3人增加到40多人,县支行员工竞相争取“下嫁”到信用社工作。在参观苍南后,采取指责立场的省人民导游也改变了主意。

因此,在各方和苍南县当局的支持下,苍南五个信用社的信贷行业终于成功开展了浮动利率交易。

  成了“专家”,为温州“金改”建言

它已经运行了三年多了。到1983年,金乡成为全国金融界的“网络红人”。李笑着说:“全国各地都来参观。欢迎为时已晚。”

李半个专家,多次参加国家级论坛,在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二等奖。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1986年他应邀参加了杜润生在北京举办的温州农村建设实验研讨会。

“杜老非常了解温州。会议结束后,我还去拜访了杜老。杜老说,你的转变提前了,很有勇气李圣杰的记忆。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王均瑶在苍南县大禹镇的三个兄弟背着编织袋,干预了10万温州士兵的买卖。在创业之初,他们还与李打过交道,从信用社获得贷款,并寻求金融支持。

2002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选择8个县(市)的农村信用社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试点,正式拉开了存贷款利率市场化的序幕。温州已选定瑞安县和苍南县作为试点。在此次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帮助下,信用社抢占了更大的市场份额,率先测试中小企业,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

此后,从2001年开始,温州作为全国唯一的金融综合创新试验区,启动了“民营经济创新成长综合配套转型试点工程”。2012年,温州成为国家金融综合创新实验区。温州市有关部门还邀请李就“金科玉律”提出建议,并表示他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每一项声明。

  受父亲影响,儿子也存眷“金改”措施

李有两个儿子。长子李奇于2000年加入中国农业银行。他曾担任规划部和信贷部的专员,而最小的儿子则从事省级交通系统技术的研发。

在李奇的心目中,从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他的父亲就是一个有管理能力、有精神并且伟大的人。作为创新的先驱,当谈起父亲时,熟悉的人都竖起了大拇指,无形中指引着李走上了金融之路。

2012年,温州成为黄金改革试验区。省农业银行大力支持温州的黄金改革,并与温州市当局签署了一项全面计划和合作协议。三年计划融资额为500亿元,农业银行温州分行在产品创新和利率设定(在浮动范围内)方面获得了很大的自主权。

“目前,国家对利率的控制已经出台。例如,银行业仍有很大的浮动利率空间。其他私人融资机构,如